天紅。 

TF時期唯一一篇圖配文。我的文筆很糟糕。


【G1/本紀】(天紅)記念

starscream_03s85s.jpg

(光年,長度單位,指光在真空中一年時間中行走的距離。
目前所知,距離太陽系最近的恒星,約4.2光年;即是說,我們觀測的這顆恒星,是其4.2年前的狀態。)

劇情傷眼,因此藏在裏面……


(塞星,夜,霸天虎基地,中央機場)


紅蜘蛛沒有理會任何人,變形成流線型的飛行器,轟鳴著,飛向天空。


吊鉤仰著頭,直到紅色的飛行器飛離大氣層,才向驚天雷詢問。
“他去哪?”
“他說他看見了。”驚天雷說。
“看見了?什么?”
藍色的變形者無意理會建筑師的反問,自顧地摩挲著他的肩膀——就在白天還剛剛被主恒星光曬得溫熱。
一樣的機型,量產,卻一點都不相像。
驚天雷學著紅蜘蛛的樣子,輕佻的揚了揚嘴角。“別看他現在這副官僚樣子,”他說,“他以前是鐵堡的地質學家。”
“哦?”
“負責外星勘探。”
“嗯……”
“和他的情人,一起。”
“這真是讓人驚訝。”建筑師這么說。盡管他的面部沒有一絲驚訝的痕跡。
“但是呢,”驚天雷換了一個更舒適的姿勢站立,“他在職期間,據說——據說只進行過兩次外星勘探。”說完他用左手比劃了一個“二”的手勢,并且友好的看了看他的聆聽者。
吊鉤用同樣友好的視線回敬了他。
“他對我說,他們的第一次外星勘探,平淡無奇。平淡無奇。——也許其間發生過什么,我不知道。”藍色的變形者說,“第二次,最后一次,他的情人死在了那顆不知道名字的星球上。為什么死?我不知道。”
“那么,”建筑師說,“嚴格說來,他們的成功勘探,只有一次。”
“也許可以這么說。”
“嗯……”
“所以,他今天又看見了,再一次看見了。”驚天雷這一次用他自己的方式撇撇嘴角,很優雅。“光芒——他們第一次勘探的那顆星球,那點兒微弱的光芒。”
他用手指著深色天空里的一點。很優雅。





吊鉤獨自坐在透明的穹頂下面,他的兄弟們都去充電了。透過穹頂他能看見異常多的光芒——恒星的,行星的,人造衛星的。他思忖著驚天雷剛剛的一些話,覺得眼前有些恍惚,一點兒一點兒的光芒,混起來,變得不真切。
他拿過工作臺上的光譜星位儀,對準著驚天雷指給他的那個光芒。
普神保佑,僅僅的建筑師的好奇心。


他像個自娛自樂的失眠者,小聲地,讀取光譜星位儀的數據:距離,400萬光年;成份,亞稀有金屬及氣體;星齡……星齡?星齡?星齡?

倏地,他覺得本來恍惚的世界又清晰起來。


“你去一顆早已毀滅的星球做什么,40萬年前就沒了。紅蜘蛛,你怎么可能不知道,那個記念的地方,只剩下塵渣罷了。”他說,對自己說。



然后,他記起剛才,剛才,藍色的變形者離去之前說,“明天開始,那點兒光芒就看不見了。再也看不見了。”



紅蜘蛛。他怎么可能不知道。



fin.



=====================

我不知道有沒有把情節表述清楚:那顆星球(他和天火初次勘探的地方)的光芒傳到塞星需要的時間是40萬年,40萬年前的今天,這個星球湮滅了,因此,今天是能夠接收到它的光芒的最后一天。(假定塞星的科技能夠準確計算出遙遠星球的星齡,笑。)

紅蜘蛛是個懂得記念的家伙。但是即使如此,他也沒辦法再次去到那個地方了。

抱歉,天火。

留言:

发表留言















只对管理员显示

引用:

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
http://1700s.blog126.fc2blog.us/tb.php/13-c7afff3b